中国唐雪助孕机构
网站banner图片展示
您所在的位置: 中国唐雪助孕 > 靠谱代怀孕公司 >
专家建议听再多,也比不上真正理解孩子的爸妈!
来源:http://www.haoyun777.cn  日期:2021-09-05

儿童临床心理师李介文在其新书《你的孩子不奇怪》(时报出版)指出,学了那么多心理学的我,发现心理师的角色不是一个「治疗者」,我不太可能说一句话就有醍醐灌顶的效果,而是当作父母的教养教练,在治疗现场一步一步的分析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、家长为什么要这样做,然后再带领着大家逐步改善。

我猜有些家长可能会想:「我的孩子真的有病到需要『治疗』的程度吗?」所以啊,有些医师或心理师又开始用「课程」来包装了!此时我想再一度提醒,你感冒去看耳鼻喉科,医师帮你的鼻子、喉咙喷药,就是一种治疗啊!你有抗拒吗?你有觉得很丢脸吗?当别人问起来的时候,你会说你去耳鼻喉科「上课」吗?

李介文指出,我希望带给各位一个观念,那就是「孩子遇到了什么困难?」我曾经跟来评估孩子注意力的家长这样说:「妈妈,如果今天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我的孩子到底有没有ADHD(注意力不足/过动症),如果我跟你说没有,然后呢?你就可以很安心的带回家,然后不管他目前所遇到的状况吗?」所以,请家长一起来配合,把焦点从诊断先移开,着眼在孩子遇到的困难上。我们越正常、越健康的看待孩子的困难,孩子也能越健康的看待自己,改变起来也越有动力。

在我的观念里,心理治疗不只是心理师与孩子的事,场地也不只是发生在治疗室,所以在我的治疗当中,家长参与格外的重要,是一个「协同治疗师」的角色,才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延续效果。此外,如果有机会,我也会和学校的老师联络,与老师交换如何帮助孩子的意见,把团队合作的理念尽可能的延伸,毕竟,我们都是一心为了孩子好。

儿童心理治疗的形式有非常多种,最常见的就是谈话,但儿童不太可能乖乖的坐在心理师面前,把困难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太强人所难,所以心理学家发展出了许多方法,例如在游戏的方式来进行治疗(游戏又分了许多媒材,例如沙游、桌游、团体游戏)、艺术治疗、音乐治疗,还有目前我正在从事的使用脑波讯号作为回馈,来做注意力与情绪的治疗等。

大家之所以不想要讨论心理问题或精神疾病的原因,大部分跟社会观感,甚至跟宗教或个人道德有关,例如看到孩子上课不专心或反抗行为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孩子是不是不乖或者学坏了;看到孩子拖拖拉拉或成绩不佳,很容易让人联想是不是懒散、未来堪虑等,有时还会把想像连到大人或老师身上,是不是家长教育出了问题或老师不会教等等。

在我的观念里,疾病或诊断只是一个名词,一个让专业之间方便沟通的名词,以及规划后续治疗的开始,就很像医师判断你的发烧是因为感冒或新型冠状病毒一样。诊断的给予,并不是要给孩子贴上一个标籤,好像孩子就是个异类、一个有病的、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人。身为教练,不就是要熟悉球员的特性、最适合球员的打法,以及因应对手的不同而改变打法吗?而在输球之后,不是关起门来把球员骂一顿,而是实际去看比赛录影带,看我们到底输在哪里、哪里的训练要再加强。

儿童临床心理师李介文在其新书《你的孩子不奇怪》(时报出版)指出,学了那么多心理学的我,发现心理师的角色不是一个「治疗者」,我不太可能说一句话就有醍醐灌顶的效果,而是当作父母的教养教练,在治疗现场一步一步的分析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、家长为什么要这样做,然后再带领着大家逐步改善。

我猜有些家长可能会想:「我的孩子真的有病到需要『治疗』的程度吗?」所以啊,有些医师或心理师又开始用「课程」来包装了!此时我想再一度提醒,你感冒去看耳鼻喉科,医师帮你的鼻子、喉咙喷药,就是一种治疗啊!你有抗拒吗?你有觉得很丢脸吗?当别人问起来的时候,你会说你去耳鼻喉科「上课」吗?

李介文指出,我希望带给各位一个观念,那就是「孩子遇到了什么困难?」我曾经跟来评估孩子注意力的家长这样说:「妈妈,如果今天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我的孩子到底有没有ADHD(注意力不足/过动症),如果我跟你说没有,然后呢?你就可以很安心的带回家,然后不管他目前所遇到的状况吗?」所以,请家长一起来配合,把焦点从诊断先移开,着眼在孩子遇到的困难上。我们越正常、越健康的看待孩子的困难,孩子也能越健康的看待自己,改变起来也越有动力。

在我的观念里,心理治疗不只是心理师与孩子的事,场地也不只是发生在治疗室,所以在我的治疗当中,家长参与格外的重要,是一个「协同治疗师」的角色,才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延续效果。此外,如果有机会,我也会和学校的老师联络,与老师交换如何帮助孩子的意见,把团队合作的理念尽可能的延伸,毕竟,我们都是一心为了孩子好。

儿童心理治疗的形式有非常多种,最常见的就是谈话,但儿童不太可能乖乖的坐在心理师面前,把困难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太强人所难,所以心理学家发展出了许多方法,例如在游戏的方式来进行治疗(游戏又分了许多媒材,例如沙游、桌游、团体游戏)、艺术治疗、音乐治疗,还有目前我正在从事的使用脑波讯号作为回馈,来做注意力与情绪的治疗等。

大家之所以不想要讨论心理问题或精神疾病的原因,大部分跟社会观感,甚至跟宗教或个人道德有关,例如看到孩子上课不专心或反抗行为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孩子是不是不乖或者学坏了;看到孩子拖拖拉拉或成绩不佳,很容易让人联想是不是懒散、未来堪虑等,有时还会把想像连到大人或老师身上,是不是家长教育出了问题或老师不会教等等。

在我的观念里,疾病或诊断只是一个名词,一个让专业之间方便沟通的名词,以及规划后续治疗的开始,就很像医师判断你的发烧是因为感冒或新型冠状病毒一样。诊断的给予,并不是要给孩子贴上一个标籤,好像孩子就是个异类、一个有病的、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人。身为教练,不就是要熟悉球员的特性、最适合球员的打法,以及因应对手的不同而改变打法吗?而在输球之后,不是关起门来把球员骂一顿,而是实际去看比赛录影带,看我们到底输在哪里、哪里的训练要再加强。

儿童临床心理师李介文在其新书《你的孩子不奇怪》(时报出版)指出,学了那么多心理学的我,发现心理师的角色不是一个「治疗者」,我不太可能说一句话就有醍醐灌顶的效果,而是当作父母的教养教练,在治疗现场一步一步的分析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、家长为什么要这样做,然后再带领着大家逐步改善。

我猜有些家长可能会想:「我的孩子真的有病到需要『治疗』的程度吗?」所以啊,有些医师或心理师又开始用「课程」来包装了!此时我想再一度提醒,你感冒去看耳鼻喉科,医师帮你的鼻子、喉咙喷药,就是一种治疗啊!你有抗拒吗?你有觉得很丢脸吗?当别人问起来的时候,你会说你去耳鼻喉科「上课」吗?

李介文指出,我希望带给各位一个观念,那就是「孩子遇到了什么困难?」我曾经跟来评估孩子注意力的家长这样说:「妈妈,如果今天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我的孩子到底有没有ADHD(注意力不足/过动症),如果我跟你说没有,然后呢?你就可以很安心的带回家,然后不管他目前所遇到的状况吗?」所以,请家长一起来配合,把焦点从诊断先移开,着眼在孩子遇到的困难上。我们越正常、越健康的看待孩子的困难,孩子也能越健康的看待自己,改变起来也越有动力。

在我的观念里,心理治疗不只是心理师与孩子的事,场地也不只是发生在治疗室,所以在我的治疗当中,家长参与格外的重要,是一个「协同治疗师」的角色,才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延续效果。此外,如果有机会,我也会和学校的老师联络,与老师交换如何帮助孩子的意见,把团队合作的理念尽可能的延伸,毕竟,我们都是一心为了孩子好。

儿童心理治疗的形式有非常多种,最常见的就是谈话,但儿童不太可能乖乖的坐在心理师面前,把困难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太强人所难,所以心理学家发展出了许多方法,例如在游戏的方式来进行治疗(游戏又分了许多媒材,例如沙游、桌游、团体游戏)、艺术治疗、音乐治疗,还有目前我正在从事的使用脑波讯号作为回馈,来做注意力与情绪的治疗等。

大家之所以不想要讨论心理问题或精神疾病的原因,大部分跟社会观感,甚至跟宗教或个人道德有关,例如看到孩子上课不专心或反抗行为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孩子是不是不乖或者学坏了;看到孩子拖拖拉拉或成绩不佳,很容易让人联想是不是懒散、未来堪虑等,有时还会把想像连到大人或老师身上,是不是家长教育出了问题或老师不会教等等。

在我的观念里,疾病或诊断只是一个名词,一个让专业之间方便沟通的名词,以及规划后续治疗的开始,就很像医师判断你的发烧是因为感冒或新型冠状病毒一样。诊断的给予,并不是要给孩子贴上一个标籤,好像孩子就是个异类、一个有病的、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人。身为教练,不就是要熟悉球员的特性、最适合球员的打法,以及因应对手的不同而改变打法吗?而在输球之后,不是关起门来把球员骂一顿,而是实际去看比赛录影带,看我们到底输在哪里、哪里的训练要再加强。

儿童临床心理师李介文在其新书《你的孩子不奇怪》(时报出版)指出,学了那么多心理学的我,发现心理师的角色不是一个「治疗者」,我不太可能说一句话就有醍醐灌顶的效果,而是当作父母的教养教练,在治疗现场一步一步的分析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做、家长为什么要这样做,然后再带领着大家逐步改善。

我猜有些家长可能会想:「我的孩子真的有病到需要『治疗』的程度吗?」所以啊,有些医师或心理师又开始用「课程」来包装了!此时我想再一度提醒,你感冒去看耳鼻喉科,医师帮你的鼻子、喉咙喷药,就是一种治疗啊!你有抗拒吗?你有觉得很丢脸吗?当别人问起来的时候,你会说你去耳鼻喉科「上课」吗?

李介文指出,我希望带给各位一个观念,那就是「孩子遇到了什么困难?」我曾经跟来评估孩子注意力的家长这样说:「妈妈,如果今天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我的孩子到底有没有ADHD(注意力不足/过动症),如果我跟你说没有,然后呢?你就可以很安心的带回家,然后不管他目前所遇到的状况吗?」所以,请家长一起来配合,把焦点从诊断先移开,着眼在孩子遇到的困难上。我们越正常、越健康的看待孩子的困难,孩子也能越健康的看待自己,改变起来也越有动力。

在我的观念里,心理治疗不只是心理师与孩子的事,场地也不只是发生在治疗室,所以在我的治疗当中,家长参与格外的重要,是一个「协同治疗师」的角色,才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延续效果。此外,如果有机会,我也会和学校的老师联络,与老师交换如何帮助孩子的意见,把团队合作的理念尽可能的延伸,毕竟,我们都是一心为了孩子好。

儿童心理治疗的形式有非常多种,最常见的就是谈话,但儿童不太可能乖乖的坐在心理师面前,把困难一五一十的说出来,太强人所难,所以心理学家发展出了许多方法,例如在游戏的方式来进行治疗(游戏又分了许多媒材,例如沙游、桌游、团体游戏)、艺术治疗、音乐治疗,还有目前我正在从事的使用脑波讯号作为回馈,来做注意力与情绪的治疗等。

大家之所以不想要讨论心理问题或精神疾病的原因,大部分跟社会观感,甚至跟宗教或个人道德有关,例如看到孩子上课不专心或反抗行为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孩子是不是不乖或者学坏了;看到孩子拖拖拉拉或成绩不佳,很容易让人联想是不是懒散、未来堪虑等,有时还会把想像连到大人或老师身上,是不是家长教育出了问题或老师不会教等等。

在我的观念里,疾病或诊断只是一个名词,一个让专业之间方便沟通的名词,以及规划后续治疗的开始,就很像医师判断你的发烧是因为感冒或新型冠状病毒一样。诊断的给予,并不是要给孩子贴上一个标籤,好像孩子就是个异类、一个有病的、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人。身为教练,不就是要熟悉球员的特性、最适合球员的打法,以及因应对手的不同而改变打法吗?而在输球之后,不是关起门来把球员骂一顿,而是实际去看比赛录影带,看我们到底输在哪里、哪里的训练要再加强。

标签:

友情链接( ):